本站首页
 研究中心
 南岛公告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心理百科 > 亲子家庭 -> 正文
儿童涂鸦心理发展
来源: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作者:向程  发布时间:2017-11-06  浏览数:50    【收藏本页】

  任何一个发展正常的学龄前孩子,只要拥有“作画”的条件,都会自动地做出各种形态的涂鸦。可以说,涂鸦是儿童发展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活动,它反映了儿童从身体到心理的发展历程。涂鸦既是一种早期书写行为,也是一种绘画行为,是艺术创作的起源,它为儿童从“自发走向自觉”的绘画艺术创作活动提供了最基础的精神和物质准备。儿童的涂鸦行为一般起始于1岁,大约在4岁左右结束,之后便进入早期绘画(描绘)阶段。
  儿童为什么要涂鸦?心理学家认为,儿童的涂鸦的动机可能是为了自由表现自己,这种看似简单的活动,可能隐含了儿童在身体和心灵层面向外扩展的原始动力,是个体自我发展的必经历程。
  美国学者罗达•凯洛格曾经从几十种不同文化背景中搜集了各种绘画样品,并进行分析,他将两岁前儿童所作的涂鸦作品共分为二十余种类型,包括点、单垂直线、单水平线、单斜线、单弧线、复合垂直线、复合水平线、复合斜线、复合弧线、开放随意线、闭合随意线、锯齿式波浪线、单环线、复合环线、螺纹线、复合实心圆、复合空心圆、环形伸展线、单线交叉圆、不完全圆形等等。
  神奇的是,儿童的这些手部运动并不需要视觉引导,是各种形式的肌肉张力的自动表达。这说明,两岁的儿童能够在没有任何视觉控制的情况下就可以进行这些涂鸦。因此,即使是失明儿童也能画这些,只是因为他们的视觉丧失,不能够对这些涂鸦进行联合。凯洛格认为,儿童的这些基本涂鸦类型使我们发现,涂鸦能力对于人类每一个幼儿来说都是天生的,而不认为是被培养发展出来的。
  有研究表明,儿童的涂鸦行为具有跨种族、跨文化的普遍性一致性。正如前苏联教育家德廖莫夫所说,“并非所有的儿童都会做诗和唱歌,然而所有的儿童几乎都会画画”。
  由于儿童此时的“绘画”行为表现得不系统、无秩序,我们把它称为“涂鸦”而不叫做“绘画”。作为父母和幼儿园老师,通过对孩子涂鸦行为、涂鸦方式、涂鸦内容的深入观察,就能更好地了解儿童的心理需要,鼓励儿童通过涂鸦表达自我,并借此引导孩子在涂鸦中获得绘画的基本兴趣与技能,促进心智健康成长。

(一) 涂鸦的发展规律

  各种观察研究发现,开始出现涂鸦的年龄存在着一定的差异。但大多数专家认为,儿童“乱涂乱画”的涂鸦行为是在大约14个月左右开始的,一般会在4岁之前结束。也有专家认为,儿童涂鸦阶段为2-4岁。一项量表测试结果显示:有90%的儿童会在10~21个月期间出现乱涂乱画行为。其实,儿童出现涂鸦的具体的年龄只是一个大致的区分,受研究者的观察角度的影响,重要的还是涂鸦行为本身。
  出现涂鸦行为是一件好事,它标志着儿童动作技能得到了发展,认知水平有了较大的提高。不论国别、性别和环境,儿童涂鸦行为是儿童成长过程中的一种自发的要求。不过,由于儿童在动作发展上存在个体差异,加之来自家庭的绘画刺激因素不尽相同,如儿童接触绘画工具的机会不同、家长引导方式也不一样,所以儿童出现涂鸦行为的时间具有明显的个体差异性。当代绘画治疗实践表明,如果儿童在2岁以后仍未出现涂鸦行为,或者在4~5岁以后还处于完全无控制的乱涂乱画状态,就要引起父母们注意了。
  研究表明,儿童的绘画发展具有阶段性,涂鸦行为是儿童绘画发展的第一个阶段。在研究几百甚至几十万、几百万张儿童画的基础上,研究者发现,儿童从涂鸦到绘画,会经历一个具有规律性的发展过程。
  开始的时候,儿童只是进行无控制的、非自主的涂抹,这个阶段叫做“未分化涂鸦”;之后进入“经线涂鸦”,即重复性地上下方向涂直线;接下来是“圆形涂鸦”,即重复画圆,并用它来表现一切事物;而后是“命名涂鸦”,即儿童认识到绘画内容与外界物的关系,受画面象征符号的启发而命名绘画内容。
  中国近现代教育家陈鹤琴认为,儿童涂鸦期可以分为“波形图”、“乱丝图”和“圆形图”三个阶段。波形图是一种从左到右的连续弧形线条,而且这些线条总是略微向上的;乱丝图是由于儿童无法表现不同方向的直线和曲线而画出的类似于乱丝状的涂鸦;圆形图是在儿童执笔作画有了相当经验以后出现的。而且,儿童画圈的方向一般是顺时针的。
  从色彩的运用角度看,儿童涂鸦并不注重色彩,而注重用笔和线条。开始阶段是无目的的乱画,反映在画面上是杂乱的线条。到了涂鸦后期,已有简单的目的,但不能成形,不关注色彩的变化,常常使用单色笔,偶尔换一种颜色笔涂画。从涂鸦的内容看,一般都会经历从线(直线、弧线)到形(有缺口的圆、封闭的圆)的发展,从单一形(圆或连续的线)到形的组合(圆表示太阳、两条交叉的弧线代表鱼或圆上添加线条表示蝌蚪人)的发展。
  从儿童涂鸦的握笔动作来看,最早的握笔动作包括整个手和手臂的运动,表现出“手掌向上的抓握动作”,即儿童在握笔的时候,手心向上,手掌和手指一起活动来抓握笔。用这种笨拙的握笔动作,儿童很难进行有目的的绘画动作。随着在绘画活动中偶然的尝试以及在家长与教师的指导下不断学习调整握笔动作,儿童“手掌向上抓握”的握笔动作逐渐被“手掌向下抓握”的动作所代替,拇指和其他四指开始在绘画技能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从儿童涂鸦的运笔姿势来看,刚开始学会握笔的儿童一般会通过手臂和肘部的运动来调整笔的位置。在手指的协调运动能力得到发展后,儿童逐渐习惯于用手指来调整握笔姿势和笔的位置,手臂和肘部的运动频率下降。观察显示,1-2岁的儿童作画时大部分由肘部、腕部用力,从左到右,顺时针方向进行。
  儿童涂鸦时,无论是握笔还是运笔,都遵循从大肌肉到精细肌肉的过渡,从躯干中心运动到远离躯干的肢体运动,遵循“经济性原则”。研究表明,2~3岁儿童就可以握住靠近笔尖的部位,主要运用肩关节的活动来进行绘画,然后逐渐发展为用肘部来控制笔的运动,最后发展为依靠手指的活动来控制笔的运动。

(二)涂鸦行为的心理基础

  孩子为什么要涂鸦?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我们既可以从生物遗传角度理解,也可以从心理文化角度理解。儿童自发出现涂鸦行为,一方面是个体动作发展的反映,另一方面也是其认知水平状况的反映。关于儿童涂鸦的内在的心理基础或心理动机,心理学家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对其进行解释。
  第一种解释:涂鸦是“习惯化”与“去习惯化”的本能表现,儿童通过涂鸦行为,发展主动影响外部环境的自我功能。
  人类这一物种与生俱来就对新奇的刺激感兴趣,并能够主动地作用于环境,而不仅仅是被动适应环境。婴儿对新奇刺激具有天生的偏爱,这是人们所称的习惯化和去习惯化学习。这里所说的“习惯化”是指,当出现一个新奇刺激时,婴儿最初是一个强烈的反应,然后刺激重复出现时,婴儿就逐渐减少反应的强度,渐渐地,刺激不再引起他的注意。表现为注视时间的减少、心率降低、呼吸变缓等,即为习惯化。习惯化建立后,当刺激发生了改变,再次变得新奇时,婴儿的兴趣被重新调动起来,又使儿童的新奇反应恢复到一种较高的水平,即所谓“去习惯化”。
  习惯化与去习惯化过程,实质上是人与环境的互动过程,它表现了儿童(包括婴幼儿)不仅具有惊人的学习能力,而且不是被动的听从环境的摆布,而是非常敏感的注意周围环境事物的变化,并对这些变化立即做出反应。他们不断地习惯新刺激,并把注意力不断地转向更新的刺激,这一心理功能保证了儿童不间断地从环境中汲取新信息,从而扩展他对环境的知识,推动了儿童的认知发展。
  儿童大概在一岁左右第一次握笔。笔,对儿童来说就是一种新奇的刺激。儿童握笔乱涂乱画的时候,会被涂画出来的各种出人意料的线条、图形所吸引,对儿童来说这是非常新奇的、好玩的。儿童在乱涂乱画之前也许没有明确的目的,仅仅是一种自发的动作而已。但儿童对自己的涂鸦结果感觉兴奋,对纸上出现的线条感到愉悦后,对涂鸦时的体验感兴趣,涂鸦就变成了一个主动的心理过程。正是在这一主动影响、作用和改变环境的过程中,儿童获得了丰富的自我体验。
  涂画在不同材质上的绘画,会产生不同的视觉效果,因此儿童会尝试在墙壁上、床单上、凳子上、家具上乐此不疲地涂鸦。尽管有时候会因此而招来父母的惩罚,但孩子在涂鸦中却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尽的刺激与快乐。
  第二种解释:涂鸦是“模仿”与“强化”的结果,通过模仿成人写字、绘画等行为,儿童获得了用图像来进行自我表达的能力。
  人们发现,儿童对成人的面部表情有惊人的模仿能力。国外一项研究表明:出生2~3周的新生儿对人类的面部表情就具有灵敏的模仿能力,譬如,成人伸舌头,婴儿也跟着伸舌头,成人张嘴,婴儿也跟着张嘴,成人笑了,婴儿也表现出高兴的表情,等等。
  让•皮亚杰通过对自己女儿的研究证实,婴儿在一岁半左右,就开始很频繁地模仿成人的行为,并能够做到延迟模仿。这里的延迟模仿是指,孩子能记住所看到过的原型行为,并在一段时间之后将其再现出来。这种行为的发生,意味着婴儿一定是记住了过去经验过的事件,并在内心保持了有关的心理表象。譬如,当一个成年人在扫地、搬椅子、写字……的时候,一岁半之后的儿童就会模仿成人的动作,甚至会与成人抢夺有关的用具,做出类似的动作,这也是一种加班游戏。与此同理,当儿童看到别人绘画或写字时,他也会从事与此相仿的动作,用小手握起笔一阵子乱涂乱画,甚至能够画出类似自己曾经看见过的事物。
  由于儿童所画的“原生态”的作品往往非常抽象,富有童趣,因此总能引起父母的兴趣。父母此时表现出来的兴奋、喜悦与鼓励,恰恰又强化了儿童的这种涂鸦行为。所以,模仿是儿童的又一种强有力的学习手段,而家长的强化促使儿童更加投入地继续从事涂鸦活动。
  第三种解释:动作图式是人类认知结构的基石,通过涂鸦行为,儿童开始建立起联接主体-客体关系的桥梁。
  儿童心理学家让•皮亚杰认为,个体的心理功能不取决于先天遗传,也不取决于后天环境,而是取决于主体对客体的动作,动作是联结主、客体的桥梁。这里的主体,就是指儿童的自我或自己,客体则指儿童感知中的对象。与成人不同,儿童要认识了解一个对象,就必须施加动作给对方,在动作过程中相互改变、相互适应,从而推动儿童的心理结构不断改组与重建。
  皮亚杰指出,从出生到2岁这个期间,属于感知运动阶段,个体通过感觉与动作来认识世界。婴儿与环境之间的平衡,最初是以“先天性无条件反射动作”为中介的。个体从出生到1岁左右的时间里,先后经历了“无目的习惯动作”、“知觉形成”、“有目的动作形成”、“协调动作”各个阶段。在1岁到1.5岁的时间里,儿童已经能够通过尝试错误,发现新的动作方式。
  到了2~7岁阶段,儿童则由感知运动阶段过度到“前运算阶段”,这个阶段的儿童已经出现象征符号机能,即儿童可以凭借符号对所指向的客观事物进行象征性(又叫比喻性)描述,儿童涂鸦、绘画就是象征性表达的一种具体方式。
  儿童的涂鸦行为,以及学龄前儿童的绘画创造行为,意味着他们具备了运用简单的图像符号来表达复杂而抽象的意义的能力。通过涂鸦与绘画,儿童将自己内心难以言表的思考、体验和意义,以“图画”方式呈现给这个世界。可以说,使用象征符号来表达意义,是前运算阶段儿童的一个典型特点。
  但是,需要一再提醒的是,7岁之前儿童的这种象征性表达的能力,缺乏可逆性。也就是说,虽然儿童能够通过涂鸦,以象征符号(图画)表达出内心所感知到的意义和关系,但他们却不具备从自己或别人的涂鸦绘画作品中抽象出某种意义的能力。也就是说,学龄前儿童虽然能进行绘画创作,但却不懂得如何鉴赏这些作品。举例来说,一个5、6岁的小男孩用各种道具摆出一个沙盘,辅导老师如果要他说说自己在表达什么,这个小男孩无疑会感到有些茫然无措。
 

(全文摘自向程《明日之星——学龄前儿童心智发展与心理健康》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


上一篇:儿童语言心理发展
下一篇:角色过渡:从丈夫、育儿助手到父亲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法律声明 备案号: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