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首页
 研究中心
 南岛公告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心理百科 > 亲子家庭 -> 正文
儿童智力发展的一般规律
来源: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作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10-12  浏览数:99    【收藏本页】

  如果我们以心智发展为主线来看待个体成长,那么,儿童期是一个很宽的年龄范围,通常指0~12岁,其中,0~3岁为儿童期的起始阶段,叫婴幼儿期。其中,3~6岁为学龄前儿童期,7~12岁为学龄儿童期,以后就进入青少年阶段了。

  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伶俐,心智健康发展,是几乎所有父母的愿望,也是成人世界普遍关注的话题之一。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有一名51岁的俄罗斯女瑜伽专家在埃及以残酷而奇特的方式训练婴幼儿,画面让人看了心惊胆战。她拽着一名出生两周婴儿的胳膊和小腿在空中翻转,并表示这是为其好。然而,一般大众不以为然,这种古怪的训练方法甚至有“虐待儿童”的嫌疑,遭到很多人非议。其实在中国,类似的训练方式同样不少。一些知名早教品牌几乎在每一个中心城市都有自己的连锁机构,譬如蒙台梭利、华夏爱婴、金宝贝、红黄蓝、奥尔夫、亿婴天使、哆发啦音乐早教、创意宝贝、自然教育等,还有大量的针对儿童与青少年的魔鬼训练营、潜能开发机构,往往是鱼目混珠,数不胜数。

  我无意对某些早教机构的训练理念提出质疑,只是想特别提醒父母和监护人,对孩子而言,早期智力开发是必要的,但也是慎之又慎的事情,如果不小心做出了某种错误的决定,可能导致严重后果,对孩子以后的学业及心智发展产生难以补救的消极影响。因此,父母们既要重视儿童早期智力开发和训练问题,又要充分了解儿童心智发展的一般规律,科学对待并慎重选择早教机构及早教方法。

  著名儿童认知心理学家让•皮亚杰,他在从事智力测验的研究中发现,儿童之所以显得比年长儿童或成人“笨”,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笨,而是因为儿童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进行信息加工的。

  为了详细了解儿童的思维,皮亚杰采用临床观察的方法来研究儿童,发现儿童的智力和认知是按照一定的阶段而“递进发展”的,所有儿童都遵从同一个发展顺序,即“感知运动阶段(0~2岁)-前运算阶段(2~7岁)-具体运算阶段(7~12岁)-形式运算阶段(12~15岁)”。其中,与学龄前儿童心智发展密切有关的就是“感知运动”和“前运算”这两个重要阶段。

  皮亚杰详细考察了上述各阶段儿童不同的认知、思维和应答反应特征,并得出了儿童认知发展的一些重要结论。譬如,在0~2岁的感知运动阶段,婴幼儿是按照某种“原始方式”对环境做出应答性互动的,他们主要依靠感觉与动作来和环境打交道。到了2~7岁的前运算阶段,儿童开始可以运用各种简单的语言、符号从事思考,具有了初步的图像(表象)思维能力。不过,这个阶段的图像思维缺乏“可逆性”,即:儿童可以通过绘画或涂鸦来表达内心的感受和意义,但却不能依据图像(涂鸦作品)对它的含义进行说明、解释和还原,无法完成对某一幅图画的讲解。

  可见,学龄前儿童的早期教育,不能仅凭父母的想象与偏好,而应该尊重和遵循儿童感知觉发展的一般心理规律。

(一)提供原始而自然的刺激

  0~3岁是儿童智力发育的初始阶段,这个阶段的孩子具备基因和心理遗传的全部心理元素和无意识功能,但意识的功能尚未充分形成,在认知能力上处于“空置状态”。

  初始阶段的儿童,内心世界中没有完整的认知模型,没有意识判断能力,母体(父母)给他什么就是什么,即“吞噬型”内化状态。但是,他们却具有灵敏的感觉体验能力,包括触觉、嗅觉、味觉、听觉和视觉等,其中,触觉发展最为充分。这个阶段的孩子对语言信息没有加工能力。所以,父母和孩子的沟通交流,是以肢体语言和各种躯体感觉为基本通道的,和孩子讲话只是一种声音刺激,而不具有语言否认内容交流价值。也就是说,对一个两、三岁之前的孩子来说,话语不是最好的交流方式,因为左脑功能还没有发展起来。

  下面记录的是一位成年未婚小伙子的梦,梦中涉及他婴幼儿时期诸多感知体验元素,但没有转化为可直接理解的成熟语言。

  “我平躺着,感觉就像睡在一个井里,上方有一个女性,感觉有点像圣母,她一直微笑的看着我,嘴里还在对我说些什么,但是听不清楚,而且还在不停的旋转,反正给人一种很神秘、温暖、也带有点让人恐怖的样子!”

  梦中的“井”,象征幼年时母亲形成的情感空间;上方那个“女性”的脸,是对婴儿时期母亲的图像记忆;她嘴里“说着”但听不清楚,是因为这个阶段的自我尚无法识别母亲话语的含义;“旋转”的感觉则来自婴儿时躺在摇篮或母亲怀里的感受记忆;“神秘”、“温暖”、“恐怖”则描述了婴幼儿时期对母亲某种复杂的体验。通过对梦进行分析还原可以确定,梦者某个维度的心理状态尚处于婴幼儿期间。

  现在的问题是,当孩子的心智还处于3岁之前的空置状态时,父母拿什么和孩子交流?当然是来自环境的刺激。这一方面是说,父母可以采用理性刺激、音乐刺激、图形刺激去激发孩子的智力发展。但另一方面,仅仅是来自人类文明的刺激是远远不够的,孩子还需要接受原始而自然的刺激。

  有专家认为,我们用来刺激孩子发展的东西,大都是人类的生成物,是被“人化”的东西,譬如:人类的音乐;人类的图片;人类的所有认知模型,像杯子、房子等,均属于人类建构的视觉模型。用这些东西去刺激孩子,固然对孩子的能力发展有好处,但也有潜在的坏处。其原因是,人类社会可交流的东西是非常少的,它并不能取代原始而自然的存在。而这个“存在”是一个非常复杂、非常深邃的东西。

  我用“狗的叫声”来说明这个道理。狗的叫声千差万别,狗有很多的叫声,在不同的情景下会发出不同的声音,但可交流的狗叫声在被“人化”后就只有“汪汪”,我们只有“汪汪”这一个词汇来表达狗叫声了。这就是人类理性生成的东西,即“知觉模型”。我们用知觉模型来教导孩子,试图用“汪汪”来告诉他狗是什么东西,但对儿童来讲,他们的大脑里并没有这些知觉模型,这就会让孩子对事物的了解变得狭窄,而失去对世界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理解。所以,与其让孩子接触“汪汪”这个词汇,或者听爸爸妈妈学狗叫,不如直接带孩子去逛狗市,观看各种狗,听狗的叫声。

  所以,过早使用人类生成的音乐、图形、知觉模型、言语来刺激孩子,是教给孩子人化的知识,这固然更适合和人交流,但会使孩子丧失对自然的感受力,让孩子“变老”。我们要记住,了解狗的叫声是非常费神的,但是只记住“汪汪”却很简单,也就是说,我们过早进行人类文化浸染的结果,是让孩子记住了“汪汪”,却忘掉了“存在”的复杂性。

  因此,教育学家、心理学家主张,利用人类文化艺术成果对两岁之前孩子的教育和刺激,最好不要超过1/4的比例,3/4要在自然中形成。要相信,不管钢琴弹得多么美妙,总比不上黄河瀑布的声响。钢琴永远不能模仿大海波涛的澎湃,小提琴拉出的风声永远比不上真正临风而立那么多彩与震撼。人类的创作来自于自然,通过模仿自然来逼近自然,但自然永远比人类要真实、要复杂、要多样化。

  因为孩子的嗅觉发展得最快,所以在西方,很多妈妈会在孩子出生3天就带着孩子去大自然,感受青草芬香,嗅出各种各样的味道。当用触觉、嗅觉感受风的吹拂、水的打击、野草的香气,这些信息远比过早给孩子提供一个分类信息要好。

(二)遵循左脑与右脑发育的一般规则

  人类的文化是以分类的方式发展的。分类基于词汇和概念,有概念才会形成模式。当你在阅读这篇文章时,实际上你也正在按照我提供的概念和模式进行分类,以此理解关于儿童心智发展的某些前瞻性和规律性的东西,这是我们交流所必需。

  成人通过一个一个固化的概念和模型,衍生出一套一套的分类秩序,其目的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以方便人类头脑对信息的加工处理以及沟通交流。我们用“汪汪”这个词汇来说明复杂的狗叫声,其目的就是为了交流传播。

  其实,人类的文化和知识是以“通约”的方式进行传播的,并以“通约”的分类词汇来唤起内心的复杂体验。譬如,我亲临成都,去了宽窄巷子、景里等处,享用了蜀中美味佳肴,感觉到成都这个城市十分休闲,适宜人居。但是这种感觉是很难说出来的,于是我们用“休闲”、“人居”、“来了就不想走”这样的通约言语去描述,而你接触到这些词汇和句子时,就会唤起你头脑里面关于这些词句内涵的丰富体验。如果在你的成长经历中从未真正地接触过“休闲”、“人居”和“来了就不想走”的不舍环境,你对这些词句的理解将是苍白的,这时,你将无法通过我的叙述来了解成都。

  分类之所以能够被理解,是因为心智对分类词汇所包含的复杂内涵有着丰富的体验和潜意识记忆。这说明一个道理,必须使儿童在“体验”与“分类”上都协调而饱满。由于分类属于左脑的功能,感知和体验属于右脑的功能,因此,这个命题就转化为:必须使儿童的左脑和右脑都要协调饱满、平衡发展。如果没有右脑的充分发展,左脑的对信息的加工处理就是机械的、苍白的、缺乏感受和体验的。

  既然左、右脑的平衡发展是理想的目标,那么是否可以同时进行左右脑训练,或者先左后右呢?结论是,不可以。这是因为,儿童的智力发展是有顺序的。一般来说,感知与体验在先,概念与分类在后;右脑的发育在先,左脑的发育在后。这是一个基本的次序。如果我们过早开发左脑的功能,在家里教孩子识字、阅读、背诵、演讲,而不是首先让孩子接触大自然,接触外部世界,不让孩子在涂鸦、原始音乐、自然图像和结构等方向充分发展,则可能导致右脑发育不充分或受阻,其艺术体验和创造力将严重受损。这就是现阶段屡屡出现“高分低能”现象的发展性原因。

  一个很重要的研究结论是:过早进行左脑的训练,可能导致右脑发育受阻,反之则没有什么问题。这一结论是说,依赖于人为的概念进行机械式分类的人,其感知和体验能力会因分类而受到抑制。其原因在于神经系统的一个基本特征,即:当它能够用最简单的分类来处理时,它就走最简单的“低成本”路线,而不会使用用复杂的“高成本”方法。儿童记住了“花”的概念,就不用记住花本身,不用关心花是什么花,或者它究竟是什么样的。这是言语和概念的使用给神经系统和大脑带来的衰减效应。

  所以,父母在孩子2~3岁以及整个学龄前,要将右脑的开发作为重点,让孩子充分体验大自然的丰富性,发展出饱满的右脑功能。如果你想让孩子成为一个色彩专家,一定要在自然的色彩中刺激他,而不是只给他看颜色卡片;如果你希望孩子成为一个伟大的音乐家,就不能只是简单地让其接触“do re mi fa so la si do”这种音乐的模型和结构体系,而要让他倾听大自然的节律和声音,感受到饱满的自然音乐刺激,包括体验来自天空的深层次声音。如果一个儿童在3岁以前饱受人为的音乐刺激,他将对其它的音乐失去了感受力。

  大量研究表明,成人脑细胞的3/4都处于停滞状态,而儿童则不然,他们的大脑有几十亿活动着的神经细胞,每个细胞都处于待命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儿童比成人更聪慧。不过,儿童不同于成人,他们的大脑处理的是复杂信息,他们对差异敏感,对一致性的信息则不敏感。英国科学家做过一个实验:给一个1岁左右的男孩玩一张黄色卡片,然后用计算机模拟和这个黄色卡片相近颜色的卡片,它们之间色差很小,在成人的肉眼里,就是一堆颜色完全一样的卡片,但孩子却能轻松地区分出不同卡片,辨别出细微的色差,找出自己玩过的那一张。由此可见,儿童是天生的画家。

  记得三年前,我应邀去成都宽窄巷子,参加一个知名新锐女作家的新书发布会和接下来的一个后现代美女画家的画展,这两个活动都被安排在“白夜”酒吧,依序进行。结果发现,作家们个个口若悬河,极富语言表达力和故事的感染力,而等到那些美女画家们上场,个个都是“欢迎…感谢…没什么说的……”等等。为什么呢?似乎画家的言语表达天生迟钝,或者说不善言辞,因为他们使用的是图像语言,如视觉思维、图像思维、直觉思维等,而不是逻辑言语思维。从这个意义上不难明白,画家和小说家,一个是儿童,一个是成人,画家通常比小说更孩子气、更单纯、更本真、更原始而自然。

  儿童没有习惯言语时,他们的思维方式充满复杂性和多样性。因此在孩子未满6、7岁之前,父母最好不要以成人的方式教育他。譬如,如果成人教他绘画技法,看起来也许他会比别的孩子画得更像,但是这种人类生成的文化模型,会使孩子在日后逐渐失去创造性和艺术才能。

  人的自然天赋和才能有四方面:色彩、结构、音乐和记忆。只有在这四个方面突出才叫“天才”,大多数孩子在这四个方面都是很棒的,是天赋的能力。想让孩子成为天才,就不要用错误的“早教”来破坏这些天赋的能力。

  可以设想,如果一个孩子在6、7岁之前,生活在未分类和言语化的世界里,接受原始自然风光的沐浴,右脑得到充分的发育。稍大一些后,孩子依次进入小学、中学阶段的学习,进入理性世界,接受左脑的训练,左脑的机能会得到充分提升。因此,这个孩子就有幸同时生活于并存的两个世界里。在他的内心,这两个世界互相调和、影响、补充和协调发展。这样的孩子长大以后,可能就是真正的全才。

(三)注重实体教育和游戏教育

  研究发现,过早开发儿童的左脑,会抑制或衰减右脑的功能。但是,对右脑的开发则不会影响左脑发展。道理在于,左脑的大多数功能如计算、逻辑推演、文字语言等,原本就是通过后天学习得来的,是意识和认知发展的结果。因此,7岁前的学习活动应以实体教育和游戏教育为主导。

  现代社会,人们使用左脑远远超过右脑,因为现代社会的主要信息渠道是由语言文字和逻辑推演构建的,所以一般人都非常重视语言能力和计算能力训练。父母对孩子智力培养的通常做法,也是尽早教会他们说话、写字、计算等,而孩子入学后在学校所得到的训练,也是有利于对左脑发展的。可以说,现有的教育和教养措施实际上都旨在促进左脑功能的发展,而对大脑另一半的关注甚少。

  这就造成一个错觉,似乎那些语言表达能力很好、逻辑思维很好、数学功课很好的孩子就是聪明的孩子,而不用关注他们的另外一些能力。这种看法是片面的。实际上,那些在科学和文化领域有重大建树的人,大都属于左、右脑协调发展的人。例如像爱因斯坦、达芬奇都是左右脑均衡发达的全才。左脑的灵活使用,是以右脑的充分发展为基础的。右脑发达的人,经过严格的左脑训练,可以走得更远。

  3~7岁是儿童右脑的高速发展时期。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个阶段的孩子应以“实体教育”和“游戏教育”方式为主导进行学习,而不是以坐着板凳规规矩矩地上课。

  所以,千万不要在孩子7岁以前过度训练他的文字能力和计算能力。我们可以鼓励孩子说话,但是不一定要鼓励他认字;我们可以让孩子自然地计数,譬如手指运算,而不必刻意让他们接受演算训练;我们可以带孩子到花园里看花,以实体方式和图形方式完成对花的直观记忆,而不必要教他们写“花”这个字。这是现代儿童智力教育的科学理念。比如说谈到苹果,如果孩子对苹果的理解没有“苹果”这个字作为中间物,就可以直接演绎到苹果的本体、图形上,这样形成的记忆则是具有个体化的鲜活记忆。如果孩子已经形成了“苹果”这个字的记忆,他就倾向于直接使用这个中间物,而不去感受苹果的实体图像了。因为,儿童在学习的时候,需要动用大脑细胞来完成。只是对“苹果”这个字做出反应,几个或者十几个大脑细胞就已经够用了,但要对实体苹果做出反应,包括动用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则可能需要成百上千的大脑细胞协同才能完成。这就是实体教育和游戏教育的好处。所以,在孩子学龄前在这段时间,可以充分发展言语功能,但是尽量不要发展文字能力。

  在学龄前儿童的现有教育方式中,“看图说话”是一种常见的教育手段。严格地说,这不属于实体教育,也不属于文字教育,是两种方式的折中,具有实物具象的成分,是勉强可以保留的教育方式。不过父母们要清楚,看图说话并不能替代真正的实体教育,孩子不会因为看“大公鸡”的图片而形成对大公鸡的实际记忆。现在的一些城市孩子,小时候看过许多蔬菜、水果的图片,但当你把他们带到田野乡间,面对蔬菜、水果这些实物,他们几乎一个也认不出来。这就是一个例证。

  与实体教育紧密结合、并行发展的是游戏教育。1~3期间岁的婴幼儿,通常适合利用发音、音节和简单词汇进行游戏互动,这种语言游戏不仅促进了语言的发展,而且对3岁以后的游戏发展奠定了基础。3~4岁左右,儿童游戏教育的主要方式则转变为社会性假扮游戏,包括采集、搬运、煮饭、打针、倾倒物品等活动。这种游戏通常没有设定特定主题或情节,儿童扮演的角色也是即兴变化的,孩子一会儿扮演妈妈,一会扮演爸爸,或者扮演奶奶。社会性假扮游戏促进了孩子对情景、脚本和故事创作的直观理解,并带来相关思维的发展。

  对学龄前阶段来说,独立的或者与他人共同完成的各种假扮游戏,对儿童心智发展至关重要。其中,玩具是孩子所必须的。玩玩具活动,尤其是玩法不固定的开放式玩具,例如,堆叠积木、装载火车,搭建房子,敲击乐器等,能够帮助孩子形成概念,理解意义,产生相关想法,为随后4~6岁期间的认知、语言、阅读、沟通发展打下坚实基础,有利于孩子今后能够快速适应“学前班”教育。

  孩子什么时候适合系统接触文字呢?答案是6~7岁以后,此时他们的左脑开始发育,而数字演算可以比文字更晚一些,在8岁左右开始。一般认为,7~11岁是左、右脑的协同发展期,这时的右脑越来越饱满,左脑也开始欣欣向荣,孩子便可以认识大量的文字并将其归类。一个例证就是,7岁以后的孩子遵守规则变得容易了,但让7岁以前的孩子做到这点却很难。因为在左脑功能没有充分形成的阶段,用理性科学的原则来规范孩子的行为是困难的。一般来说,到了11~15岁时,左脑功能全面启动,右脑的发展宣告基本完成。

  左脑与右脑不同,它们各自遵循不同的教育原则。一般来说,左脑发展需要系统的、分类的、逻辑的、线性的、完整的教育方式,而右脑则需要情景的、离散的、片断的、边缘化的、非中心的、非系统的教育方式去刺激。左脑需要的是学习和训练,右脑需要的是刺激、体验和感受。

 

(摘自《明日之星——学龄前儿童心智发展与心理健康》向程 著;重庆大学出版社2012版)


上一篇:培养孩子主动性的家庭教育途径
下一篇:角色过渡:从丈夫、育儿助手到父亲
 
 

 

版权所有: 四川南岛心理咨询研究所 All Right Reserved. 法律声明 备案号:蜀ICP备05017482号 网站建设:成都元鼎信息